好香的鍋巴

2020-12-14 09:10:49  來源:圓通快遞香港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有一次去湘西旅遊,在一户農家樂的菜單上赫然發現有一道鍋巴菜,我沒有猶豫當場點了。菜端上來,我迫不及待地把筷子伸向了它,才發現鍋巴菜其實就是我小時用菜汁澆在鍋巴上的模式...

  有一次去湘西旅遊,在一户農家樂的菜單上赫然發現有一道鍋巴菜,我沒有猶豫當場點了。菜端上來,我迫不及待地把筷子伸向了它,才發現鍋巴菜其實就是我小時用菜汁澆在鍋巴上的模式

  □ 黃淑芬

  週末回鄉下老家,恰逢村裏有人家辦滿月酒,飯菜全部用土灶土鍋烹煮。木柴大鍋煮出來的米飯忒香,而最後出鍋的鍋巴也變成了搶手貨。

  在我的記憶中,那時的鄉村人家,大多燒柴灶,用柴火燜米飯,鍋底都會粘着一層鍋巴。其實,柴火燜鍋巴是一項技術活,米飯煮開上氣冒泡後,就要退火膛裏的柴火,如果退火不及時鍋巴就會焦糊,火小則鍋巴不夠金黃、香脆。

  每次吃飯我都會磨蹭到最後才去舀飯,先用飯勺撇開米飯,然後再鏟鍋巴,看見我不吃米飯而去鏟鍋巴,母親嘆氣説:“有好飯你不吃,以後你是吃虧的命。”聽不懂母親話裏的意思,我也不想管那麼多,只是把鍋巴嚼得嘎嘣脆響。脆響聲惹得小妹也跑去鏟了一塊,許是鍋裏的米飯漏了氣,鍋巴沒有剛出鍋時那麼脆了。

  母親知道我喜歡吃鍋巴,於是在米飯上氣時會很耐心地掌握灶膛裏的火候。如果火猛了,她會用火鉗把剩下的餘火刨開,再從旁邊的灶膛鏟一鏟冷灰蓋上餘火,這樣灶膛的火力就不大了,燜出來的鍋巴是金黃色的。慢慢地再燜一會兒,鍋巴的香味便直衝鼻子。

  有時,空嚼鍋巴膩了,我會換另一種吃法,用菜汁浸泡鍋巴。把鍋巴放在碗底,在上面均勻地澆上幾勺菜汁,鍋巴泡軟了,還融合了菜汁的精華——油鹽味,吃起來那個香呀!

  後來煮飯用上了蜂窩煤,燜米飯確實是方便,但是蜂窩煤的火力太猛,燜出的鍋巴大多是糊了的。母親嘗試了幾次後,用一塊薄鐵皮隔在煤爐上,終於,我又可以吃上嘎嘣脆的鍋巴了。

  現在煮飯大都用上了電飯煲,煲裏的內膽帶有不粘鍋性質,舀完飯後,鍋底很乾淨。即使有剩餘的米飯遺留,那也不是金黃的鍋巴。沒有了粘鍋底的飯,就再也聞不到鍋巴香了。

  有一次去湘西旅遊,在一户農家樂的菜單上赫然發現有一道鍋巴菜,我沒有猶豫當場點了。菜端上來,我迫不及待地把筷子伸向了它,才發現鍋巴菜其實就是我小時用菜汁澆在鍋巴上的模式,只不過這道鍋巴菜的菜汁卻是用肉末配合其他蔬菜烹製而成,味道很鮮美,卻再也找不回童年的那個味了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鍋巴 農家樂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圓通快遞香港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圓通快遞香港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